“曲拉”变身记

9月

“曲拉”变身记

“曲拉”变身记
新华社兰州9月2日电题:“曲拉”变身记  新华社记者石超、张文静、文静  要不是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牦牛乳(曲拉)交易中心碰到记者,牧民拉马加或许还不知道,做了这么多年曲拉,自己竟和雀巢、卡夫等闻名企业“关系密切”。  “曲拉”源自藏语译音,说的是新鲜牦牛奶提取酥油后剩下来的副产品,即奶渣。  曩昔,和大多数牧民相同,拉马加要么倒掉奶渣,要么把奶渣晾干做成曲拉。曲拉就成了牧民日常食用品或家畜初春弥补的饲料。  拉马加家住甘南州碌曲县尕海镇加仓村。这里是我国“三区三州”深度贫困地区的一部分。  “吃不完,卖不掉。”多年前,曲拉过剩,一度困扰着拉马加和牧民们。直到遇到了甘南华羚乳品集团,拉马加的“烦心思”变成了“甜心思”。  实际上,曲拉富含的牦牛乳酪蛋白是出产干酪素的重要质料,而干酪素具有杰出的黏合、成膜和亮光等功能,被广泛应用于工业、食物和医药等职业,国内外商场需求非常大。雀巢、卡夫等闻名企业便是华羚乳品集团的重要协作伙伴。  这家地处甘南州协作市的企业凭借科技立异,建立了技能研制团队,联合我国闻名高校、科研院所等组织,展开技能研制协作,不断提高曲拉附加值,开发曲拉“高端”线路。  不只是简略的买与卖。该企业还打造了曲拉交易中心,并在村庄建立收买点,延聘牧民作为企业职工,一致收买曲拉。  现在,拉马加干劲十足,由于“自己现卖现结,企业从不赊欠”。  华羚乳品集团董事长敏文祥介绍,通过多年开展,企业形成了“公司+基地+协作社+牧户”的工业化运营形式,与农牧民建立了安稳的工业带动长效机制。尤其是曲拉打了一个美丽的翻身仗,其价格由开始每公斤1.2元上涨到最高时的每公斤53元,增长了44倍。  敏文祥表明,该企业累计投进牧区的质料收买资金到达86亿元,带动甘肃、青海、四川等五省藏区牧民10.6万户53万余人开展养殖业。其间,带动了2.95万户甘南州牧民。  依托藏区丰厚的质料商场,该企业规模越做越大,带动效益日益显着。  作为企业指定的收买工,甘南州夏河县博拉村庄民周加布简直每天都要到收买点收鲜奶。“在家门口就能把奶卖了,人许多,常常需求排队等候。”  除了做好收买工,周加布还会卖牦牛奶和曲拉,一年下来,挣的钱多了起来,日子也好过了起来。  当时,协作市970户5589名建档立卡贫困户获益于企业带动,安稳增收。牦牛乳、曲拉工业对牧民大众户均年纯收入的贡献率达45%。  甘南州委副秘书长郭路表明,曲拉的“变身”协助着越来越多农牧民脱贫致富。“国际稀缺、我国特有的牦牛浑身是宝,深受国内外商场欢迎,政府、企业和牧民能够做的文章还有许多。”  现在,拉马加常年给企业供给曲拉,出产多少就能卖多少。对他而言,“奶渣渣”真的变成了“金疙瘩”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